最好听的岷县花儿 不唱花儿心不甘
来源:28365 一365.com亚洲版手机  作者:包柱生  添加日期:18-07-03 15:10:17

文/包柱生

啊呜令…哎

一年一趟二郎山,

不唱花儿心不甘

娃们不引门不看..

心宽宽儿的浪两天

不是过了没时间

甘肃岷县|不唱花儿心不甘

你问岷县有啥宝贝?我说岷县有“啊呜令”,“啊呜令”就是岷县花儿的一个代表性称呼,岷县花儿五彩纷呈,是农村人的拿手绝活,更是扑面而来的农家生活。你说岷县花儿是什么?我说岷县花儿是劳动人民在田间地头的劳动号子,也是茶余饭后农家人的感情宣泄和精神寄托。养育我们的祖辈在长期的生活实践和生产斗争中用花儿唱出朴实的理想追求和对幸福生活的向往,所以吟唱心声的花儿张口既来,如拉家常“唱花儿不用细思想,心上花儿像水淌,花儿里面绣文章,天下秀才赶不上” 。

甘肃岷县|不唱花儿心不甘

岷县花儿曲调纯朴,是真正的古调老腔,堪称民俗文化中的一支最艳丽的花朵。它的曲调以县城南北两地域而别,形成“啊呜令”、“莲花令”两大流派,风格迥异,各具特色。“啊呜令”曲调高亢嘹亮、扣击心弦,令人激动的喘不过气来,,一首花儿犹如一杯烧酒、一团烈火,使你感到火辣辣的情愫扑面而来。“莲花令”则委婉悠长、缠绵悱恻,如诉如泣,恰似清泉潺潺流过,又如湖水荡起涟漪,听来令人心有所动,在心底深处久久的回荡。

甘肃岷县|不唱花儿心不甘

岷州花儿的曲调也即“令”,可分为啊呜令、莲叶儿、两怜儿、扎刀令。这些熟悉的旋律,朴实的歌词,真正是音乐中的雕刻,这来自泥土的声音,带着古老先民的咏叹,传唱千年。多少年来、由杨狗娃、尹义、刘瑞巧、郎雪慧等歌手演唱的岷县花儿:《不唱花儿心不甘》等曲目唱遍岷州山乡,洮河岸边,悠扬的旋律引起了多少人对家乡传统文化的自豪感,带着伤感情愫的花儿引起多少人对生活的感慨,对往事的回味。远在他乡的游子听到啊呜令会不由得潸然泪下,耕作疲惫的人们听到花儿的漫唱,精神便为之一振,倦意全无,而且跃跃欲试准备和对方对唱一番,何等的浪漫洒脱,是啊,走进岷县的五月、天气炎热,蓝天白云下到处郁郁葱葱,花儿不是在人们耳边回响,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文化教育的发展,人们对精神生活的需求日益提高,唱花儿听花儿已经成为很多人的娱乐享受,“一年一趟二郎山,不唱花儿心不甘,”这是一年的期盼,不管有多忙,五月十七二郎山花儿是必须要唱的,不唱心里会郁闷,不痛快,哪怕不带孩子不看门,也要走进歌山花海,忘却生活的琐屑,纵情歌唱一番,这是典型的汉藏羌文化聚居区人们豪爽豁达的性格,可谓浪一趟说浪就浪的庙会,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干脆真率,这是花儿赋予的性格,也是这片黄土地的禀赋所在。不仅如此,在平时的茶余饭后,岷县人民公园唱花儿声此起彼伏,尤其周末,已经成为岷县一道亮丽的文化风景线,花儿时而高亢时而婉转的音调,让许多经过人民公园的人流连忘返,很多人就沉浸在啊呜令的声调里,或吟咏或学唱或回味,乐在其中,岷县花儿的内容,就是人民自己真真切切的生活,即使是不识字的劳动妇女也张口就来,随口唱起,唱出自己的心病,唱出美好的向往,唱出对和谐社会的赞美,唱出盛世中国的自豪感。唱到兴起时,调子如怨如诉,如泣如慕,在听者的心底久久的回味,引起无限的遐思和共鸣,美妙的花儿在县城农村大街小巷庙会河滩回环反复的吟唱,声调高亢时,响遏行云,空谷传响;嗓音婉转时,余音袅袅,不绝如缕。虽然有的人听不懂岷县花儿的唱词、但出口成章的岷州花儿顿时就会渲染一种热闹欢畅的氛围,也吸引着爱好民俗热心研究花儿的学者专家。岷县花儿已经成为岷县的一张文化名片,岷县因此有 “中国花儿之乡”的美称。也被授予了“联合国民歌考察基地”称号。2006年5月20日,二郎山花儿会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许多花儿歌手已经成为有荣誉称号的把式,如花儿歌手郭成、董明巧、杨狗娃、姜召娃、刘瑞巧等人已经分别称为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国家级省级市级传承人,享受各级奖励和补助。岷县花儿是地地道道的乡音符号,作为岷县人必须唱上一半句啊呜令或者两莲儿,才算得上地地道道的岷县人。

甘肃岷县|不唱花儿心不甘

岷县人间四月天过后,五月就是唱花儿的高潮期,用花海歌潮来形容,一点儿也不为过,那几句“年时没上二郎山,花儿泼到洮河边。口里虽唱心不宽,眼泪就像河浪翻。衣裳晒在桦材杆,今年上了二郎山。唱到天黑还不散,心比杨家教场宽。足以表达出对唱花儿的迷醉,表达出岷县农家生活的乐趣;更能表达地处木寨岭以南的农人们忙碌之余的精神追求。花儿是有生命的,二郎山花儿"啊欧令",它以洮河流域广大地区的方言为基础,以岷县的方言为基础语言,有着鲜明的语言特色。"首先,具有真率、朴实和抒情性强的特点,花儿语言多为广大群众在日常生活中运用的,只有当地人才了解其真实内涵的语言,纯朴、生动、容易上口。其次,具有随意性、口语化即兴发挥的特色。唱花儿并不能提前想好词,而是看见什么,听到对方唱什么时,才随机应变,当场应作,相互对韵,对歌必须要有问必答,不能答非所问,以什么为结尾韵,答对者必须以相近的句数、相同的押韵对出,能对上者那就几乎是花把势了,对歌时间长短,歌词内容的水平都能充分体现出歌手的"花儿水平",是有一些专用语言腔调。如:"哎--尕心疼儿"、"尕连手"、"两怜儿"等。

甘肃岷县|不唱花儿心不甘

花儿是一种精神营养,甚至成为我们的农人的一种生活本领,成为战胜生活困难的号角。岷县二郎山花儿会是甘肃省岷县的地方民俗及民间信仰活动。最早源于岷县的祭神赛会,据考证其形成时间为明代,以五月十七二郎山花儿会的规模最大。 五月十七庙会当天,祭祀群众赛唱岷县花儿,其时赛会参与人数达十余万,场面极其热烈。常常有阴山阳山隔谷对唱、山坡山脚遥相呼应的情景,使人觉得心旷神怡,天宽地阔,所唱花儿分南北两派,除了具有音乐价值和即兴演唱价值外,歌词的文学价值也很高,大量运用了诗词中的赋、比、兴手法。它与湫神祭祀一样,凝聚了地方劳动人民的智慧,是研究岷县社会发展历史和民俗文化的化石般的艺术样式。甘肃境内自古以来延续着大大小小百余个“花儿会”,其中是康乐县莲花山花儿会,因其是莲花山及广大周边地区各族民众一年一度的民间歌会和传统娱乐节日而得名。每年有数万人参加,现已发展成为当地的一个盛大节日。当地流传着清代“花儿”歌手景满堂“死罪唱成活罪”的故事,犯下死罪的人由于用花儿诉说了自己的冤情竟于当场开释,虽然是传说,但也说明了花儿的魅力,花儿在人们生活中的位置。

甘肃岷县|不唱花儿心不甘

“花儿”广泛流传于我国西北的甘肃、宁夏、青海和新疆等地,是当地民众自由抒发情感的一种歌唱艺术形式。歌唱“花儿”的民族主要有汉族、回族、土族、撒拉族、东乡族、保安族、裕固族、部分农耕藏族和蒙古族等。毋庸置疑,甘肃是中国民歌“花儿”的主要发祥地,花儿由于其特殊的语言表达方式,有着明显的地域性局限和受众人群的局限性,还由于审美标准的不确定性。有时难免有表演和表达的尴尬处境,岷县花儿也是一样,有时在欣赏花儿前,演唱者要用普通话非常别扭地念花儿的歌词或歌词大意,听者的效果也完全不同。听懂的人如醉如痴,鼓掌叫好,陌生者只闻其声,虽然不知所唱内容,但也被当时的热闹氛围和花儿歌手的情绪所感染。抑或也手舞足蹈,完全沉醉其中。和当地花儿会的动辄几万人的盛况相比照,花儿在许多城市等地却不为人知,也不被接受,甚至被视为低劣粗俗的另类的现象都可以说明,花儿的美学价值上还有待于认识和开发,而广西壮族山歌,陕北的信天游、内蒙的长调、早已经成为广大群众喜闻乐见的民间艺术形式了。即便是这样,"岷县花儿"在岷县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绵延不绝,传唱不衰。围绕二郎山"花儿会"前后,全县境内大小"花儿会"达三十余处:五月十四日大沟寨花儿会;五月十七县城二郎山花儿会;五月十八吊桥花儿会;五月十九关门花儿会;五月二十三日北路牧场滩和西路大庙滩花儿会等。"在这些花儿中,五月十七二郎山花儿会可以说是岷县花儿会的中心会场,规模大,人数多,热闹非凡,花儿会期间,街道上白天人络绎不绝,晚上仍然热情不减,唱到天明,达到了白热化的高潮,成了岷县人的名副其实的狂欢节。在这个时候歌把式们唱起一首首动听的"啊欧令",见啥唱啥,如数家珍,娓娓道来。花儿的演唱内容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由开始的传统祭祀活动到发展到以歌颂爱情的情歌为主,内容丰富多彩。到现在,花儿的内容更加丰富多彩,与时俱进,比如有歌唱岷县通火车的内容“剪子剪了丝布了,岷县通了铁路了。把人都高兴糊涂了,没腰的裤子提住了!䦆头头挖了塄干了,火车通了岷县了。出门打工方便了,不住外地的黑店了”,如歌唱岷县当归的" 当归党参金不换,成色最好的是岷县。湿药买了很几万,高高兴兴地浪两天";有歌颂党的好领导好政策的“扑鸽儿飞到麦场上,精准扶贫到村上,家家户户坐楼房,党把百姓的事情放心上”有歌唱国家富强科技发展的:" 国产航母下水了,歼20空中飞美了。高速铁路修到山顶了,东方的睡狮苏醒了;有歌唱幸福生活和爱情的:"大麻打了一根绳,只听声音不见人。手里啥都做不成,不由我的心上疼 "等。歌手们出口成章,个个都是行云流水的诗人,它是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代表了人民群众的心声,是重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民俗文化和民间艺术的璀璨瑰宝。

甘肃岷县|不唱花儿心不甘

你听,悠远洞深的啊呜令又回响在耳际,洮水洪波涌起,岷山草木飒飒,应和着这来自远古土地上最深情的吟唱…

啊…啊呜令、尕心疼儿

哎…啊呜令、牡丹花儿

长大给娘洗锅锅儿

洗锅锅儿…

作者简介

甘肃岷县|不唱花儿心不甘

包柱生,甘肃岷县岷阳镇人,中共党员,岷县一中高级教师,语文首席教师,语文教研组长,市级骨干教师。酷爱诗歌散文创作,爱好民俗文化研究,有散文诗歌作品几百余篇发表于省市级报纸刊物上。诗歌主张是"我手写我心,抒写真性情"。